生活,其实可以如诗

栏目:情感文章┊发布时间:2015-12-30 10:41:40┊浏览:

  清晨,那一树一树的新绿在阳光的辉映中格外清新。
小BB的妈妈抱着他在广场漫步,迎面走来坐在小摇车的囡囡。囡囡的妈妈推着小摇车,爸爸拿着奶瓶、纸巾等东西。小BB在妈妈的怀抱里欢快地跳跃着,嘴里 “哦!哦!”地叫个不停。妈妈沿着小BB的视线望过去,原来,坐在小摇车里的囡囡也在望着小BB欢呼。两家大人只是会意而矜持地笑笑,然后,漠然地擦肩而过。
“哦!哦!”小BB激动不已地呼喊,双手随着身子在有节奏地拍打。
“哦!哦!”小囡囡也激动不已,双脚随着摇车在奋力敲击,摇车在被无情地推着前行,囡囡的身子侧坐着,反过头来,眼睛始终回望从自己眼前被抱着走过的小BB。
此时,我们——成年人难以领会“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”在两个小宝宝之间传递的那种单纯的美妙的诗意啊。
两家大人不得不驻足,再回望。
“哎呀,两个小家伙居然自己对上啦!我们家的囡囡在暗送秋波呢。”囡囡的爸爸幽默地打趣道。
于是,囡囡的妈妈和爸爸推着小摇车往回走,小BB的妈妈也抱着他回走。五步,四步,三步,两步……两家大人之间的距离在慢慢缩短。
小BB眼见囡囡来到跟前,急忙张开双臂,用力倾出身子,欲合抱囡囡。那一刻,两家大人也因为两个纯净的孩子,而友好搭讪起来。
小BB和囡囡用我们大人难以听懂的语言在“哦”“哦”地交流着,彼此的手,在对方的脸上、身上抚摩。清晨的广场,也因为这两个无猜的生命,格外地纯净。这天然简素的一幕,蕴涵着人类最原始的生命风情,它与爱无关,与风月无关,却滋润着我们的心田。

夕阳的余辉给大地渡上了一层金色,此刻的广场,有一种优雅。
两个年约七旬的老人,在广场的南边一处由砾石铺就的小路上来回走着倒步。他们尽力地甩动双手,摇动着肩膀。
记得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看过《中华医药》制作的一个节目,说是每一天坚持走半个小时的倒步,可以减轻肩周炎和颈椎骨质增生的疼痛,甚至可以达到治疗的目的。想必这一对老人,这样走着倒步,也应该在健身。
那老头笑眯眯的,一边倒走,一边甩手,好象在向他的老伴逗乐,那老婆婆欲笑又止,欲言又羞。故意闭着的嘴唇,假装生气的眼神,掩饰不了此刻的甜蜜。
金黄的落日,洒落在他们的身上,让人感觉一种逼人的高贵。他们时而走走,时而坐坐,有说有笑,有情有趣。这好象不是我们文学家描写的那样美好的爱情,这只是画家难以描摹的关于真情的油画。
“少年夫妻老来伴”,想必这一对老人,在人生将暮的时候,似乎回归到他们的童年,他们是玩伴,是知心爱人,此时,他们之间的心灵应该是世界上最干净、最纯真的。而这样的爱,犹如那淡淡的茉莉芳香,沁入我们的心脾,温暖着我们从前或是往后的日子。     

太阳把它的金色吝啬地收藏起来,天空因月亮的款款而来而变得更加柔和。广场的灯光已经辉煌,音乐也开始响起,散步的,跳舞的,闲聊的,老人,小孩,男人,女人,三三两两,稀稀落落都向着广场走去。
一秃顶的老人反背着双手与一戴眼睛的肩扛长捆条的中年人,也慢慢向广场走来。他们在一草地上停下,中年男人把长捆条打开,原来是凉席。凉席铺在草地上,秃顶老人靠着报纸,坐在凉席边抽烟,中年男人躺在凉席上,双手枕着头,右腿架在左腿上翘着,眼睛遥望着星空。
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辛弃疾的《清平乐·村居》中“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” 两句诗,这秃顶老人与中年男人,是不是父子,我不得而知。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,老人的嘴一张一翕,慢悠悠的烟圈在灯光的衬托下,升腾,飘忽,旋即消散。而那中年男人安详惬意的姿态,应该是放弃了身上所有的盔甲以后,在自己最亲密的人面前那种最本真的状态,这个时候,他完全可以陶然忘机,心无挂碍,心灵犹如天空中那月白色,柔和,宁静。我不是诗人,我却从这幅画面中感觉了生活的诗意。
可是啊,在什么时候,我们把自己生命里这些最本真的——比如童贞、纯真、天伦等等这些最美妙的诗意,慢慢地丢失或者遗忘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