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痛

栏目:伤感日记┊发布时间:2018-09-08 11:51:46┊浏览:

我和人群逐渐隔离。 好像还在昨天,我就很清晰的看了一下自己,觉得我和动物的差别实在够大,我暗自唏嘘:哦,终于脱离了动物的本能生活,我开始一个人的正常的生活了。动物、人和神在我身体的各区间,总是做着一些挣扎,这让我很痛!我现在努力的想做一个人,可是拉扯不住的偶尔也会向神的身边迈去。神经常对我说,要如何如何,他喋喋不休的规劝着我,我有时候很烦。我为什么要去做神?我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人不做?我为什么不能去享受只有作为一个人才能享受到的各种乐趣哪?马丁。伊登是我不能抹去的记忆,我从看过杰克。伦敦的《海狼》后,就被这个抑郁而自杀的家伙诱惑。忘记了很多年,可今天这小子又来烦我。还有波德莱尔、还有萨姆赛特的《刀锋》,一个拿着恶毒的鲜花、一个举起了锋利的刀刃……这些家伙其实早就被这个时代忘了很久了,现在的人们基本认为我们已经跨过了21世纪,那些上世纪80年代我们才阅读的所谓批判现实主义、或理想主义的东西早已经是书橱里面的的历史。其实我们仍然活在一个旧世纪封建主义思潮很浓厚的土地上,不信你去看看,你去听听,人们都在普遍的说着什么、接受着什么。即使偶尔嘴里蹦出几个新鲜时髦的字句,那也只是标榜自己处在时尚行列的一种装饰。我们还很愚昧。我们普遍的还不具备抽象思维的辨识能力,我们还有什么值得自以为是的哪?哦,我和人群的隔离原来是这样?我孤独了,必然的。人们惊讶地看着我,甚至还会看出我的愤怒!哈!我竟然在51岁的时候还会愤怒?他们不解,我这时候是高傲的,高傲的脖子比一般人都长了一点,眼神也是淡淡的,甚至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:你这可爱又可恨的家伙!我只回答他们一句:“其实人最可怕的倒不是他的肉体曾被阉割,而更可怕的是他的精神 早被阉割,而他却还沾沾自喜,暗自得意”! 他们莫名其妙,看看大地,再看看天空,好像没什么大事发生吧?啊哈哈!他们说我,我真的无语,这时的我,大概正在和神约会,尘世的讽刺挖苦都让我不屑一顾。呵呵!和神的约会,却让我和人群有了隔离,这就是我的痛,但是我坚信:我会忍痛!当然我还会回来,比如现在,现在我就在人群中,你的身边。